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暗黑者】【天飞天】重案组二三事(4)

※ 这更比较过度,说剧情比较多_(:зゝ∠)_ 窝尽力debug

※ 真的日常了起来。。

※ 人妻天【【【

※ 前文→(1) (2) (3)

※ 感谢




他们先是开车经过了发现尸体的下游,这里是新开发景区的一部分,离一个小城镇很近。现场已经被游客和运货的村民破坏得看不出痕迹,不过对于浮尸案来说,发现尸体的地方很难找出什么有用的证据。

 

到长河村时,已经是中午了。太阳正是高照,临河的村落不免显着有些闷热。当罗飞手搭凉棚醒悟自己忘带防晒霜时,得到了身边两个黑得已经放弃治疗的人一人一个白眼。

 

村长女儿王明艳——就是死者的妻子,在之前的调查中已经被地方警局和重案组审了个底儿掉。

 

她说那天丈夫出门和几个同乡人喝酒打牌,他每周都有一两天是醉醺醺地回来。但那一天,已经到了很晚还没有他的影子。张福南虽然爱喝酒,但酒量很好,自制力也不错。按理说不会醉酒不归,所以她出门寻找,遍寻不得,就去派出所备了案。她惴惴不安地等待了两天,便得到了那个噩耗。 

死者妻子现在不在村里,而罗非他们这次主要目的也不是找她。

 

三个人到了村口,据当地警察调查,张福南聚会的那家村户就在村口不远处。他们从那家村户顺着房屋走到河边,这最有可能是死者生前走过的路。

他们虽然来到了河边,可第一现场的位置仍然未知,只能沿河岸仔细搜寻。临河面积不小,又下过几场雨,找寻痕迹无异于大海捞针,除了两座能够过河的桥和几个泊船位置以外,没有其他发现。

 

眼看时间过去了不少,他们在河边发现了一位乘凉的妇女,离最近的一座桥大概一二百米,看样子是住在河边的村民。

 

“大姐,打扰您一下,我们是警察。”

 

大姐看了看罗飞的警官证,薛天小声在他耳边嘀咕:“哟,怎么?没带饭卡?”

罗飞没理他,收回警官证。尹剑倒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朝薛天竖了个大拇指。

 

“啊,警察同志,是为张福南的事儿来的吧。”

 

“对。张福南失踪的那天晚上,您有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动静倒是没有……不过那天河边的茅房前面被吐了一滩污,都是酒味儿,后来还是我给扫干净的。”她指向远处的一个简陋的茅屋。

 

“那有没有人可能看见来吐的是谁?”

 

“大晚上的,大家都在家里呆着,很少有人往那边走,估计是没有。不过事后想想可能真是福南吧,喝多了在河边吐,一不留神才掉下去的……唉,造孽啊,我虽然跟他不熟,不够这么多年来一个村,孩子们总在河边玩。也算看着他们长起来的……说没就没了,这……”

 

“您节哀。多谢了,如果再有什么线索,记得联系我们。”

 

 

道过别,他们转身往回走,步子放慢了许多。

 

“飞哥,那天晚上跟张福南喝酒的人有好几个,这也不能说明他自己去过河边吧?”

 

罗飞摇了摇头:“这一路的人家咱们问了,没有目击。我看过了,公共厕所周围没有没有监控,河边更没有。”

 

尹剑点了点头:“这个村子的电线是后接的,没有合适的条件安装摄像头。”

 

“不过从张福南朋友家到河边的路上,有村民为了防盗安在自家门前的小摄像头,虽然视线范围比较小,但说不定会录到街上的行人。”

薛天若有所思地说完后转头看向罗飞和尹剑,另外二人停下脚步看着他,表情静默十分诡异。

 

“……为了不被你们抓住,我的确对某些东西比较敏感。”

罗飞这才略带邪笑跟着尹剑往返回的方向走去。

 

村里装这种监控摄像的人家不少,但想通过这种低清晰度摄像,看清一个人在夜间的踪迹并不容易,何况事发多日,许多家的录像已经自动删除。三个人调出了很多家的录像也丝毫不见张福南的身影,眼看日落西山,只剩三家的门没有敲开,希望只寄托在这几家人了。

 

“您好,警察。”罗飞熟练地掏出警官证,“我们在查案,能不能帮忙调出您门口监控20号晚间的录像?”

 

开门的村民看了看三个人,问是不是来查张福南的案子,罗飞点了点头,他们被让进了屋。

 

这家人的位置在张福南喝酒的民房与河边正当中的位置,不算远也不算近。罗飞和尹剑在查阅录像时,薛天跟家里的主人攀谈了几句。得出来的结果和前期调查以及其他住户一致。张福南在村里的口碑不错,人诚恳又有干劲。跟老婆王明艳恩爱无间,从没有过什么不好的流言传出来,村里人都对这对夫妻赞不绝口。

 

薛天再想问下去的时候,录像那边有了进展。

 

“就是他!找到了!”听到尹剑的声音,薛天也凑到了屏幕前。

屏幕上一个蓝上衣色灰裤子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屏幕的角落,靠着墙呆了几秒,然后摇摆着双手歪歪扭扭地走出了监控范围。

 

“就是这身衣服,跟张福南的尸体相符!”尹剑抑制不住激动的语气。

 

“罗教授,这种情况是不是就可以证明张福南自己走到河边的?”

“按照录像内容和勘测、证词,是的。”

“那飞哥,按你这么说,这人还真是自杀的啊?”

 

罗飞沉默了几秒,低声答道:“那可不一定。尹剑,你听没听到刚才薛天跟这家主人的聊天?”

尹剑挠了挠头:“我刚才注意力都在视频上呢……”

“他们对于张福南夫妇显得很熟悉,评价非常高。”

“这不是很正常吗,邻里关系和谐。”

 

这时候薛天笑了:“一个成天在河边晒太阳的妇女,跟捞鱼的孩子都不熟,这邻里关系也没多好吧。”

“没错,而且这并不片面。这个村子邻里互相之间并没有那么热情,不是个别现象。”

“庞勒理论,羊群效应。”薛天补充。

“那么一个阡陌不通的村子,一反常态地夸赞一些人……”

“疑点反而更大了。”

 

罗飞略带赞许地瞥了眼薛天,在对方准备回应的时候扭头跟尹剑说起了话:“查看录像前后一小时,看都有什么人经过。”

屏幕上的影像看上去毫无变化,只有一些小虫飞过的痕迹,表明这是被快放的监控录像。忽然一个瞬间,在屏幕的右上角出现了一些红色的光影。尹剑放慢了录像,一帧一帧地放映。

 

“王明艳。”罗飞长舒了一口气。

“飞哥,你怎么知道的!”

“她在分局接受询问的那天,一个小警察踩到了她的脚,一个劲道歉,我刚好路过看到了,所以印象非常深。这双红色的皮鞋很独特,恐怕全村只有这么一双。所以这个影子是王明艳的可能性极高。”

 

“她在事发前后出现在这里……果然有蹊跷。”

罗飞二话没说拔腿就走,尹剑赶紧跟上,薛天在后面跟主人说了声谢谢问能不能拷贝一份视频。

 

 

 

“尹剑,你还记得张福南的酒友说他们是几点散场的吗?”罗飞一出院门就快步走向他们的车子。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十一点左右。”

“王明艳出门寻找是几点?”

“她说是十二点半。”

 

“让重案组通知王明艳说我们要了解情况,另外告诉梁音今天加班,安排张福南二次尸检。上车。”

 


从村民家复制了监控资料的薛天紧赶慢赶也没赶上,眼看着罗飞的车一骑绝尘冲了出去,他挥着优盘站在暴土扬长里大喊:“还拿不拿我当同事了!你们证据还在我这儿呢!”

评论(5)
热度(19)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