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逐爱天堂x赎罪】Dark Paradise 终章(Esme/Robbie)

※ 逐爱天堂和赎罪的xover,前文是一年多前发的(1)(2)。今天翻出了文档发现前文没完但终章已经写好了。感觉文力不够很难写下去了。。所以发个结尾给自己做个了结,时间线bug有,半AU吧,大纲性质没细校。

※ 想表达故事大概是:Esme是Robbie生命里唯一的自私,而Robbie是Esme世上唯一的无私。



————————————————



和Esme不同,Robbie离开这个战场时很平静。


一九四零年六月一日,大撤退的前一晚,Robbie Turner在布雷敦斯死于败血症。

那天夜里,Esme久违的喝了个烂醉。翌日,正午的阳光刺得他眼睛发疼时,他才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

他对自己的妹妹发誓,他在昨晚见到了Robbie。妹妹Nora一再重申他是疯了,并带着哭腔叙述了他昨晚对Angle实施的粗暴行径。Esme知道那是自己精神出了差错,从战场回来后,他时常出现某些幻觉和抑郁症状。但这一次,他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他看到Robbie在酒吧里,橘黄色的灯光下,冲他笑着。他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里有久别重逢的欣喜,和无以名状的悲伤。他能听到Robbie对他说了什么,随后,黑暗降临,他失去了之后的所有记忆。

 

Esme在Robbie去世后的第三天接到消息。一个自称是Robbie战友的人把他的遗物交给Esme,说是Robbie生前交代的。那是一个较大的档案封,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摇摇晃晃,让Esme想起Robbie穿着自己军装外套的模样。


里面有几封叠得整整齐齐并被细绳和油纸封好的信,因为无数次的翻阅和颠簸已经变得有些褶皱。其中一封是Esme写给他的,另外几封是Cecilia写来的。每一封的信纸都已经有些泛黄。他翻开信,仿佛能碰到Robbie触摸信纸的指尖。

压在最底下的信笺很新,Esme抽出它端详着,里面有两张照片。一张已经十分模糊,依稀能辨认出是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士。是Cecilia,他无数次看到Robbie拿出这张照片,并与他讲述他们曾经的甜蜜时光。另一张是他们将要出发去法国时的合影,Robbie站在Esme身旁笑着。


然后是张军用明信片,那是Robbie写给他的短短回信。略有褶皱的明信片上有整整齐齐的笔迹: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Esme。

等我回到伦敦,一定要带我去诺丁山尝尝那能让你赞叹的的啤酒。

一言为定,请再等我一段时间。


——你的朋友Robbie                                                                                                                           

 


那之后还附有一张较大的信纸,上面的字体有些缭乱:


Esme,如果这封信不是我亲手交给你,并同你为之打趣的。那么我猜,现在我已经死了。

原谅我,没有履行与你的约定。

收到你的来信后,我试图回信。可撤退的指令来得令人措手不及,我错失了最后一个和外界通信的机会。我想你会疑惑,为何这封信件不是写给Cecilia。这就是我要拜托你的事情了。E,请你把她的信和照片还给她,并告诉她,RobbieTurner已经重获自由,且厌倦了对她的思慕。她的Robbie和一名随军护士坠入爱河,那姑娘有和她一样的棕色短发,和她没有的浅色虹膜。


我想你知道我在映射谁了。

Esme,对我而言,你和Cecilia一样重要。这点在你离开后我才意识到,请原谅我的愚蠢。

有时我猜测,你会不会梦到我,像我所期盼的那样。在我的梦里,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从我身边离开,我所信任和珍惜的人都无法留在这里。只有你,Esme,我能感觉你就在我旁边,从始至终。

我不想让Cecilia失去生存的动力,她本该有更好的结局,和我一样。

但你不一样,Esme,和你的交往总让我感到无比轻松,我无法对你进行任何隐瞒。原谅我的自私,但世界上总要有个人知道我的死讯。

看我都在说些什么,那么凌乱、没有头绪。发烧让我的脑子变得混乱,或许是感冒,谁知道呢。往好处想,明天或许是呆在这个见鬼的地方的最后一天了,英格兰的阳光在不远处等着我。

That everything is fine,Esme,That everything is fine.

——Robby

 

 

 

Esme读了几遍,试着理解信里每一句话表达的意思,然后重新叠好,放进外套左边的口袋。


他把死亡证明锁进抽屉的第二层,把Cecilia的信笺和照片原样封好,同时按Robbie的交代写了一封短信和照片捆在一起,之后用一个新信封装了自己从Angel那里骗来的大部分现金。


他雇了辆马车进城,到情妇家门前,远远地看着他们出了门,并把装钱的信封放进投信口。

然后到邮局把档案袋和他余下的所有现金一并寄向Cecilia。

 

直到深夜他才回到Paradise,那个热情多思的女人已经睡熟了。

他走到画室,用一块干净的白布细致地遮住了他刚刚完成的那幅画作。画面整体还是Esme惯用的暗色调,但画里年轻男子的眼睛是一种透彻的蓝色,那是用上了画家毕生的明亮颜色。直到把它遮得严严实实,Esme才安心地走开。

 

他不希望Robbie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翌日清晨,Angle发现枕边人不见了踪影。


她走出卧室,穿过大厅,绕过回廊,推开了画室的门。

 

Esme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一部分阳光,显得房间格外灰暗。

画作寂静地排列在墙边,有一种可笑的肃穆。

 

然而她失控的尖叫引来了所有佣人。

终于,这个普通的早晨,天堂里热闹了起来。

那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城镇。

 

一九四零年六月五日,Esme在自己家中的画室里上吊自杀。

评论(5)
热度(5)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