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超蝙无差】Eversleeping(短完,BE)

简述:正义联盟的出现惹怒了这个陌生的星球,只有各自在测试中活下来才能一起安全离开。但他们真的不会失去任何一个人吗……



————————————————————


※ 写个虐梗调整心情
※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 依然无差


————————————————————



超人最后一个回到来时的地方,六个身影已经在那里等他。他无比庆幸这群外星人手里没有氪石,但四面八方的攻击着实花了他太多的时间。独自面对魔法与幻境虽然不至于置他于绝境,也令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一切都开始于一次错误的坐标传输。

正义联盟的成员们并没有想过打搅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外星文明星球。当为擅闯此地而真诚道歉时,他们意识到这个未知的种族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暴戾,不近人情。

星球的拥有者用魔法囚禁了他们,并表示他们要为自己的冒失负责。这里尊重强者,因此每个人都将面对一场战斗。分别独自完成自己的试炼,才能有被放行的机会。

前提是,他们中不能有人失败,所有人必须活着集合。只要他们中的一位在战斗中死亡,剩下的人就要跟着陪葬。



戴安娜是最先全身而退的那个,除了耗费不少体力外,她没有受到太多魔法的影响,大多数物理攻击更不在话下。然后是海王,他比神奇女侠狼狈一些,但好在也只受了一点小伤。现在,他们正守在闪电侠身边,他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精神和身体上都是。虽然拥有超能力,但仍是个人类。他半坐在地上,呼吸不稳。超人迅速扫视了他的身体,那里有一些拉伤和骨折,并没有危及生命。这已经是万幸,毕竟,连他身边拥有绿灯能量的哈尔都狼狈不堪。绿灯侠的肩部似乎有伤,灯戒在他手上闪着微弱的光。一旁沉默的钢骨正检查着自己的损伤,自顾不暇。


这个黑漆漆的空间里连堵墙也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延伸开来的黑色地面。这点在来时已经被闪电侠证实过。一束不知来源的光照射在很小的一片地上,有面闪着光亮的巨大屏幕漂浮在半空。


他们被从各自的试炼场中传送出后都回到了这里。每个人都丢盔卸甲,只有蝙蝠侠仍在最前方站得笔直而冷酷。他黑色的披风和战服隐匿在黑暗中,只有面具被前方的荧光屏映得发白。

超人如释重负,一种归属感从心里钻出来。

他松了口气,疲惫地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布鲁斯身边。


“B。”

蝙蝠侠没有回话,仍然盯着高处的显示器,缓慢地开口。声音粗哑像掺杂着沙砾。

“所有人通过了测试,”他说,“让我们离开。”



沉默蔓延在他们身边,直到荧光屏上的波纹动了动,一个尖细的机械音在耳边响起。


“系统判定……通过。”


“审核……通过。”


“打开备用传输装置。”


“等待传输开始……倒计时十分钟。”


身后传来几个细小的呼气声,他们终于经过了试验。


但超人聆听着除自己之外的六个心跳声,觉得这一切似乎还没有结束。




没有结束,布鲁斯想。


他正咬着自己的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或许他还能撑过十分钟——如果伤口没有继续开裂。

至少,至少要等到传送装置开启,否则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所有人丧命。


视线已经变得模糊,说出那两句话用掉了他几乎所有的精力。他已经筋疲力竭,只有思维还在飞速运转,意识仿佛脱离在躯壳之外。

不可能了,布鲁斯终于有点绝望。


而克拉克像察觉到什么一样,正惶惶不安地望着他。

没有言语,甚至没给他一个口型。


他有时候非常不喜欢氪星人的聪明。


蝙蝠侠用力眨了眨眼,想把面前克拉克的脸看得清楚些。然而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几乎要把他眼前仅剩的光明吞没。


给荧光屏上的数字仍在倒数,像永无止境一样。

布鲁斯轻轻叹了口气,微小得只有身边的克拉克能感受到。那是他们之间的巧妙默契,蝙蝠侠的一些常人难以捕捉的动作只为展示给超人。而这种风趣,此刻却让克拉克失措起来。


蝙蝠侠用残存的一点力气拉起超人的左手,摸索着把它放在自己腰后。


缓慢的动作被披风遮挡,他祈祷监视者没有看见。


“布鲁斯,你……”超人压低的声音带着诧异。


“如果我死了,克拉克。”蝙蝠侠侧头看了看他们身后屏息凝气的正联成员们,声音微弱但坚定,“别让我倒下。”


直到这时,超人才清楚地看到布鲁斯破损的衣甲,和二人脚下与黑色地面融为一体的深红色血泊。


“拉奥,不。”

克拉克感觉自己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的手指放在黑暗骑士腰间,那里有道穿透战服的伤口,低于人类正常体温的血液从衣料间渗出。


克拉克恐惧地发现它对于人类来说是如此深刻而致命:“不。”


超人覆住伤口试图使它不再流血,但手指间滑腻的触感却愈发明显。他知道蝙蝠侠正准备做什么,以现在的失血程度,他根本没办法不让自己的血液在十分钟内流完。

克拉克不知道他的超级速度是否能把这几分钟延长,减慢生命从这具躯体中流出的速度。维持这位人类生存的鲜血流过氪星人的掌心与手腕,蜿蜒而下。


他应该能救他的。超人应该在最快的时间里想到对策,而不是站在这里看着他把自己当成祭品。即使他没法冲破魔法,帮不上一点忙,但蝙蝠侠能在任何逆境中求生。


是的。

蝙蝠侠能在任何逆境中求生,除了他能以牺牲挽救更多人时。


布鲁斯从试炼中走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决定。而克拉克,只能看着这个美丽的灵魂消失在自己眼前。

他向来尊重蝙蝠侠的想法,无论好或坏。就算这一次,最后的一次,他同样不会干扰对方的决定,无论它有多么残忍。


“求你,别……”


布鲁斯不会躺平等待救援,那会让他的所有坚持付之东流。在这一瞬间克拉克觉得所有人同归于此或许是个好的选择,但他知道那只是自己接近崩溃时的疯狂思想。


他的手仍放在身边那个人的脊椎后,安静地,温柔地。


克拉克不想再骗自己了,他能听到蝙蝠侠迅速微弱的心跳,看到他身体的受损程度。那具躯体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倒计时,五分钟。”


刺耳的机械报数声结束后,蝙蝠侠看向他,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唇紧抿着。

克拉克拼命想抓住这一秒,实际上,它漫长得像一生。



左手上的血液流动缓慢了一些,超人感到指尖的血液已经凝结,变得黏涩不堪。


布鲁斯依然站在那里,肃穆挺拔。他在显示器的正下方,微微仰头,像在注视它。克拉克站在他身旁,拇指在他第十五块脊椎骨外的皮肤上摩挲。黑色和红色的披风紧挨在一起。他们的伙伴在身后不远处祈祷能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功德圆满。


除了超人拼命捕捉却无果的那个心跳声。



“倒计时,三十秒。”

克拉克的手心已经变冷了,地面上恼人的红色液体蔓延到他披风边缘。他低下头看着在地上缓慢四处流动的深红色血液。它们在人类的体内也曾这样流动,经过布鲁斯的心脏、脊椎、指尖、嘴唇。



“五秒。”

超人能感受到离开人体的血液细胞在自己脚下一个个干瘪死亡。那声音在隔绝了宇宙中一切声音的空间里显得嘈杂而惊悚。



“四秒。”

他站得有些累了。“疲惫”这种身体状况通常不会出现在氪星人身上,但他着实感到自己累了。



“三秒。”

克拉克想坐下歇歇,但那会让监控者起疑。休息的时间还有很多,他将一直等下去。



“二秒。”

毕竟他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对吗。



“一秒。”




他们的眼前出现一道闪光,下一秒身边的场景就变成了一个荒芜的星球。


战损最轻的神奇女侠和海王立刻呼叫瞭望塔指派增援。

像是缺氧许久后得到的第一口空气,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放松下来。他们知道自己的状况有多么糟糕,也知道此时的环境已经安全。闪电侠几乎体力不支昏倒过去。钢骨完成了自己的评伤和临时修复,开始替他处理伤势。



超人和蝙蝠侠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哈尔走上前想呼唤他们时,动了动嘴唇却没能说出一句话。一时间,沉默在所有人心里蔓延,像个梦魇在蚕食他们的精神。


克拉克没有察觉到凝固的气氛,事实上,他已经不介意那些。


超人把左手边僵硬的身体搂进怀里,那具冰冷倔强的躯壳终于肯倒下。克拉克缓慢地把他放在地上,低头看着他失力垂下的头颅。

一切像慢动作的黑白默片,寂静甚至大于魔法空间。



结束了。


他没把团队中失去一人的秘密泄露出去。


他完成了布鲁斯交给他的所有事。


哪怕代价是看着自己的爱人流干最后一滴血。

评论(16)
热度(76)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