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超蝙】【superbat】Murder(看图说话,短,甜……?)



Murder - 1893

by Felix Vallotton





※ 脑洞来自这张版画

※ 谜の脑洞,好像有点OOC



————————————



大都会的记者克拉克·肯特夜晚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他拔下门把手上挂着的钥匙,然后像往常那样摸黑脱掉了正常的工作装,极快且隐秘地脱掉内衬的另一件更贴身的制服,用人类该有的速度从沙发上拽起一件居家服换好。

 


果不其然,他准备打开客厅吊灯时,高背长沙发对面的窗帘微微颤动了几下。

 

下一秒,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夜幕中冲了出来,快到肯特还没想通这里发生了什么就被扑倒在沙发上。

 
全身笼罩着黑色的不明人士用身体的重量压住他,一只手扼住他的喉咙,另一只手高抬起来。 

他看到那只手里攥着一个东西,即使在夜晚,没有灯光的室内,那金属制品也熠熠发光。

 
 

是把刀,一把货真价实的,开了刃的刀。


他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蒙面人堵住了嘴。

克拉克眼睁睁看着那把刀落在自己胸口上,溅出一股股鲜血。

 
 

这是谋杀,他想。


压在他身上的人毫不留情地抬起手臂又狠狠扎下来,机械地重复着动作,血液已经浸透了那把刀。

 

在窗户对面的楼顶的监控者看不到克拉克被沙发挡住的身体,但那条脱力滑下的手臂和鲜红的刀刃已经足够让他们满意。

 

黑衣人捅了十几刀才停下。

他终于站起来,失魂落魄地用谁也听不懂的话站在沙发边叨咕了几句,像是神经错乱。

 
他把刀扔在血泊里,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

而克拉克一动不动地躺在他的沙发上。 



————————



当凶手来到对面屋顶时,监控者做出了一个愉悦的表情:“干得漂亮,布鲁斯韦恩。”

 

被叫出名字的黑衣人摘下了面罩,怔怔地看着他,和他身边几个全副武装的助手。

 

“我做了什么?”

 

“你杀掉了你最讨厌的人,韦恩。”

 
 “哦,天呐……”他看起来十分绝望。

 
 一直在监视他行动的人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即将被拽下神坛的哥谭人合起手掌胡言乱语。


“我想你搞错了两点,先生。”片刻后,年轻富翁的双手交握在一起,残留的“血迹”沾满了他的指尖。

 
 

“第一,相对记者,我更讨厌空乘安检员。”

 

他停顿了一会儿,看着天台上的月光被一个伟岸的影子遮住。

 

“第二,杀掉他可是个麻烦事。”

 

————————


 

超人用几秒就结束了这次毫不公平的战斗。

 

那群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被热视线打掉了武器,随之后颈挨了一手刀,一个个昏了过去。

 


“真高兴你连这种小事都来拜托我,布鲁斯。”

 

蹲在地上的黑衣男人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只是走到那个瘫在地上的领头人面前,拿起他身边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号激光手枪的武器。

 

氪星人站在一边看着他调整了枪上的几个按钮,用那把武器对准地上昏倒的人挨个扣下了扳机。

 


“他们不会记得今晚的事,对吗?”超人察觉到,那把枪只会对人的意识起作用。

 

“至少会失去一天的记忆,幸运的是没有副作用——除了被逮捕。”

 

超人凑到那几个人旁边看了看:“这就是那个猖獗的罪犯。那个专让别人名声败坏,使社会名流锒铛入狱的组织?”

 

“嗯。他们用一种偶然得到的武器控制人的行为,让他们去裸奔强奸,甚至杀人放火——至于具体做什么,取决于客户的需要。”

 

“客户?”

 

“有一些人有对手,而其中一部分人愿意花大价钱使对方身败名裂。”

 


“布鲁斯·韦恩也中招了?”克拉克走近了他一些,语气里有点假惺惺的怜悯,“是哪个正义使者出的钱?”

 

布鲁斯收起武器看着他,挑了挑眉:“我自己。”

 

“……哇噢。”

 

“引他们现身的最佳方法。卢修·福克斯决定永久地让他的老板进局子——当然,在他老板的指示下。”他非常麻利地戴上手套肢解了地上的一把狙击枪,“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我不会被控制,那是因为……”

 

“因为你是蝙蝠侠?”

 

布鲁斯扔下枪的零件白了他一眼:“因为这件武器是韦恩科技的秘密制造。我能破解它。”

 

“但其他武器就没那么好对付了,我明白。”克拉克看了看周围的各种新式杀伤武器,“虽然是业余罪犯,可是火力简直到了滥用的地步。他们的雇主们还真是给了他们不少钱。”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克拉克,最快也最保险。他们给我催眠让我说出一个仇恨目标,还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写过攻击我的文章。”


他扯出头头身上的窃听装置,把它们砸了个粉碎。

“说真的,你家也太好进了,没考虑过装些安保系统吗。”

 

“那是因为你有钥匙——而且把它留在了门上。”

 

“我身上有窃听器,得通知你不要说出什么过火的话。”

 

“用氪星语也是因为这个?”

 

“当然。”

 他拆掉最后一把枪,并扔掉了其中一个零件。



“你认为我会说出什么过火的话?我有点好奇……”克拉克已经走到他跟前,近得不能再近。


或许是他的错觉,现在的布鲁斯和做为蝙蝠侠的他大不相同。

他看着眼前有点凌乱的黑色短发,侧头拂过,低声说:“布鲁斯……我必须得说,你不穿那件制服的时候,显得……”


“弱爆了?”


“不,显得非常……人类。”


“哈。”


“而且我想,我的公寓不需要什么安保。毕竟我的男友有一个固若金汤的庄园,可以供我避难。”

 

“你男友刚刚还想着杀你喔。”

 

“但他只是用人工色素报废了我一件衬衣和半个沙发。”他搂住布鲁斯的后背,“而现在,是时候讨论一下赔偿问题了。”

评论(3)
热度(86)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