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超蝙】【superbat】巨人与男孩(短,完)

※ 非常平淡没头没尾的治愈系老爷幼化梗【。


————————————————

耳边那个熟悉的心跳声消失以后,克拉克在熄灭烽火的战场上空逡巡了很久。

风声,脚步声,呼喊声,救援者,伤员。

他捕获不到任何与蝙蝠侠有关的线索。

他降落在枯木死灰中央,收起了一切能力。他嗅着硝烟的味道,双脚贴紧地面,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寻找自己的朋友。

拂过沥青的手感受到一阵微弱的震动。

有个心跳源自不远处的石板下,非常微弱,但他的神经递质瞬间飞跃起来。一边用x光检查那里,一边冲过去掀开了水泥和钢筋。

 

映入眼帘的是他无比熟悉的黑色制服,此时摊在地上,它的主人已经消失无踪。

但他仍能听到那个微弱的,略快的心跳,有些熟悉,但无法确定。

 

就在这里。

 

克拉克几乎是颤抖着拎起那件蝙蝠衣。

他看到一个蜷缩的,弱小的身影。他非常虚弱,以至于超人没能第一时间注意到他。

 

那双有着熟悉颜色的眼睛在被阳光刺激时硬撑着睁开,带着恐惧的神色注视着克拉克。闪着恐惧,和一些得到拯救般的希冀。

超人靠近男孩,试探着触碰他。

忽然,他的手指被一只略显温热的小手握住,然后那只手的主人几乎是立刻陷入了昏迷。

 

从骨龄来看,这个孩子不超过十岁,但许多块骨头上都有永久性的损伤。

那些藏在皮肉之下的伤痕让克拉克非常不安,超人感觉自己的血液快要凝固了。

 

他没能找到蝙蝠侠,但某种大胆的设想驱使他扯下地上破旧的黑色披风裹住那具小小的身体,用0.3秒想到了此时最合适的去处,然后抱着怀里的孩子出现在了那里。

 

有时候,克拉克真的觉得阿尔弗雷德是上天派来拯救蝙蝠家的。

 当他出现在韦恩庄园的那一秒,阿福几乎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他们在蝙蝠洞检查了男孩的身体,和超人初步确定的结果一致,除了那些永久的陈旧伤痕,他没有任何新伤。

 
克拉克站在一边看阿福手脚麻利地把他们带到卧室,为孩子换上一套不太合身,但看起来并不是很旧的衣服。然后为他把枕头调整得恰到好处,盖上一床柔软的被子。

“我知道您的猜测,肯特少爷。”阿福把身后的房门悄声关好后,对站在走廊里的克拉克低声说,“依我对布鲁斯老爷的了解,这个怀疑不失道理。现在,您可以继续繁忙的公务,如果少爷醒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克拉克透过房门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形,皮肤下血液流动的声音都和成人略有不同。

曾被死死攥住的手指传来一阵灼热,他抬起手臂默默看着那里。

“不,阿福。我会在这里等他醒来。”

 ——————————————

原因不明陷入昏睡的男孩在深夜醒来。

阿尔弗雷德已经离开,克拉克第一时间冲到了他的床边。

 

“嘿,”那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坐在床边,用最温柔的语气对他说,“你好呀。”

 

男孩怔了几秒,盯住男人的脸发呆,似乎在努力拼凑自己的记忆。

然后那双眼睛变得越来越沮丧、悲伤,他几乎是哭了出来。

 

“别,别哭。”克拉克有点手忙脚乱,他对付孩子的经验实在不多——甚至没有蝙蝠侠多。

超人不敢拥抱他,那些伤痕对于一个不到十岁的少年来说太过残酷,他怕稍加用力就碰碎了他的肋骨。

于是克拉克握住了他的手,那双柔软的,太过幼小的孩童的手,他用一只手就能包裹它们。

  

对方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大手,然后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拽住了克拉克的手腕,紧紧地,丝毫没有再放开的意思。

“放松,放松一点。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我在这里,看着我。”他用另一只手轻抚男孩的黑色短发,不知道自己能给这个孩子多少抚慰。但男孩的情绪竟似乎真的平稳下来,咬着嘴唇强忍眼泪看着他。

“首先,孩子,我需要你告诉我……”克拉克听到自己狂跳的心脏,他迫不及待想知道那个答案,又怕那会不是自己要的,“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的声音有些发抖,但透着似曾相识的坚强:

“我叫布鲁斯……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感觉自己的胸口像堵了一团火。

 
“布鲁斯…哦…布鲁斯,谢天谢地。”他几乎无法自控地想拥抱他,但没有。

他只是伸出另外一只手,轻抚着小布鲁斯的肩膀和脊背,过了很久才再次开口。

“你今年多大了?布鲁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名字怎么也叫不够。

“我…八岁。”他啜泣着,远不止受惊吓那么简单。

其实他看起来要更小一点。

 

克拉克几乎是立马想到了八岁那年在布鲁斯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也是他最担忧的一个可能。

 

“布鲁斯,我知道你很难过。”克拉克不想吵醒阿福,更不希望吓到这个看上去变成了自己反向极端的布鲁斯韦恩,“但你现在很安全,你知道,非常安全”

或许这有点快,他不知道那个孩子能不能承受得了,但他无法等待:“你介意谈谈…我是说,你还记得你昏倒前发生了什么吗?”

 小布鲁斯低头呆了一会儿,与其说是回忆,不如说是挣扎。

如果事情真如克拉克预料的那样,那么这一切对于一个真正的八岁小伙儿可太残忍了些。

 

“我的父母,”他终于决定说出来。

“倒下了。巷子里……枪……项链……血……好多血……”他稚嫩的声音慢慢变小,失去了逻辑与重点。

“我不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已经……不在了……”

这是克拉克多年来从未听过的版本,它出自一个没有心防的,八岁男孩之口。

那么真实,那么残酷,它是布鲁斯深藏心底的人生。

 
克拉克可以完全确定他就是布鲁斯,那个时刻冷静、从不脆弱的布鲁斯。

 

他此刻才感受到男孩的身体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脆弱。因为当他终于毫无意识地抱住那个人时,没有肋骨断裂的声音,只有从未感受过的柔软和温暖。

“别想了,布鲁斯。对不起,别去想它。”

 

他的一条胳臂还在男孩手臂间,但男孩整个人都被他搂进了怀里。

 

男孩啜泣的声音慢慢变小,只有身体还在微微颤动。

“是我…对不起…那是我的错,如果我没吵着要走……”

 

“听着,布鲁斯,那不怪你。”克拉克缓慢地蹭着他的耳际,“而且那过去很久了……久到——你想不到的那么久……”

 

小布鲁斯没有说话,过了很久,男孩离他的怀抱远了一些。但双臂还是紧紧抱着克拉克的右手,像一只失去安全感的小兽。

 

“这里,是我家?”

 

“没错。”

 

“……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吗。”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脸上一定有些挫败的表情,因为布鲁斯看到他的反应以后略带自责地反省了一会儿,但他还是摇了摇头。

 

“想不起来……但是感觉你不会伤害我。”

超人感到了一些安慰。

“是的,我叫……克拉克,是你的朋友。曾经是,现在也是。”

 

男孩抱着他的手臂若有所思地念了几遍他的名字,然后勉强地朝他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那我们一定是好久不见了。”

 

克拉克觉得现在的他还是不笑比较好,这让他想起成年的布鲁斯韦恩,在公众前那种虚假的欢乐。

 

“是啊…好久没见。”

——————————————

克拉克看到男孩昏睡许久,但仍然虚弱的身体,蹑手蹑脚地给他弄了点吃的。还好房子够大,会飞的超人没有惊扰全知全能的阿尔弗雷德。

 

他看着胃口怏怏的孩子出于礼貌或是其他原因强迫自己吃下了一些点心和牛奶,那之后,他建议小布鲁斯睡上一会,等到天亮再做其他打算。


当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个小家伙抱着他手臂死活不放开并且睡不着觉的时候,克拉克决定做点什么。

 

“布鲁斯,你还醒着吗。”这是明知故问,那双蓝眼睛一直半张着发呆——他真的深陷恐惧,克拉克想。

“是的,我醒着。”幼稚的童声已经非常冷静,克拉克不知道这是他残存的“后遗症”还是布鲁斯从出生以来都是如此。

 

“呃…讲个故事,你会不会好过一些。”

男孩环绕他右手的手臂缩紧了一些,向他的方向靠拢,毫不考虑克拉克被限制的人身自由:“或许吧…”

“嗯,好……虽然我也不知道该讲点什么……”他微微侧身用尚且自由的那只手拿过了桌上阿尔弗雷德留下的书,是一本《王尔德童话》。

阿福说那是布鲁斯——真正八岁时最喜欢的童话书。

管家在它和《曲率驱动的基于亥姆霍兹涡量方程的图像修复简述》之间犹豫了一会,最终留下了奥斯卡先生。并表示看起来他们更需要童话。

 

那本精装书看起来古典而老旧,它的价值一定不菲,各种意义上。

克拉克随便翻开一页,瞥了一眼标题,然后低声温和地念出来:

“每天下午,孩子们放学以后,总喜欢到巨人的花园里去玩……”

 

春天和冬天的故事在这个温暖开阔的卧室里缓慢流淌,布鲁斯的呼吸变得缓慢。

“今天我要带你去我的花园,那就是天堂。”他轻巧地合上书,故意省去了最后一段。那些字眼不适合现在的他。

 

良久,听着男孩平稳的呼吸,克拉克以为他终于睡着了。

 

当他正打算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被霸占整晚的胳膊时,男孩靠在他肩上闷闷地说:“我听过这个故事。”

 

他的语气非常平淡,像一个正常的孩子,太像了:“爸爸给我念过,在很久以前。”

 

克拉克早该预料到。

“抱歉,布鲁斯,希望这不会让你更难过…”

“不会的,”他的声音更像是呢喃,依然毫无睡意,“我不会再难过了。”

一个小小的念头在克拉克脑中成型,他下意识地说出了口。

“你知道吗布鲁斯,这个童话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

 

布鲁斯似乎来了兴趣,在他怀里动了动:“他是个巨人吗?”

 
克拉克把书放回柜子上:“不……事实上,但我遇到他时,他和巨人一样自私。他不接受任何人走进他的花园,或是他的心。”

“那么,一定有‘后来’吧。”

 

“嗯。后来,我和其他一些人斗胆接近了他,接近了那个看起来孤独、阴暗、可怕的人。我们中的不少人被他拒之门外,而我花了很久才得到他的信任。他还是那样独来独往,但当我踏入他的花园时,他不再抗拒,甚至有时会坐下来和我聊天。”

“或许他只是被你纠缠烦了。”布鲁斯的身体动了动,抱着他的手臂翻了个身,正好窝在他怀里。 

 

“不,那不可能。因为那时我才发现,他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冰冷,不近人情。甚至可以说他是因为太在乎一切,才抗拒一切,关上自己的心。他在我眼里是那么的……优秀,温暖,富有人情味。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正和那些相反。正因如此,有时他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理智反而令人心疼。”

 

克拉克的声音像是呓语,他或许会比布鲁斯更早入睡。

 

“你是属于他的那个小男孩。”布鲁斯被他的困意感染。

“噢,谁说不是呢。”氪星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嗤笑一声,“可能是因为我吻过他吧。”

 
“唔。”

 

“不过现在,我觉得或许是他拯救了我。有时,我才是那个身陷囹圄的巨人,而我们总能得到对方的救赎……”

 

他的声音慢慢变小,因为他注意到身边的人已经入睡。

长长的睫毛安静地起伏,超人松了一口气。

他最终还是没忍心从男孩的怀抱中夺走自己的手臂,克拉克只是俯身在他额前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弥赛亚。”



——————————END——————————

 



“让你身体退化的那种射线不会对记忆产生太大影响……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恢复记忆的?”

几天后,他们找到了让布鲁斯恢复的方法。那个英俊挺拔的男人再次与克拉克相拥而眠时,克拉克问道。

 

“真的想知道吗?”

“是啊。”

“在你捡到我的那天,你念故事的时候。”

“……为什么不早说!这几天我一直……” 

“克拉克,我很困了,睡觉。”

评论(1)
热度(53)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