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暗黑者】【天飞天】重案组二三事(3)

※ 见组(jia)员(zhang)!

※ 说不定会偷偷回来改细节【

※ 竟然往日常的方向发展了【【

※ 再见九月

※ 前文请戳→(1) (2)






两人开车到专案组的时候,熊原正在门口做俯卧撑。

看见远处一脸铁青的罗飞和走在他身后的薛天,瞬间窜了起来,站在那儿盯了他们几秒。

薛天上去刚想打个招呼,就看他风一样跑回了船上,身手矫健撵都撵不上。

 

薛天一头雾水地回头看看罗飞,罗飞也有点疑惑地看看他,然后带他顺着熊原跑走的路上了船。

 



还没到办公室,二人就听到熊原的高声疾呼:“不好了!!飞哥被绑架了!!!!”

 

罗飞闻声快步走到办公室,喊住了熊原。但还没等梁音想吐槽熊原几句,出现在门口的薛天让气氛一下冷峻了起来。

 

尹剑拎起身边的台灯挡在身前边喊话边后退,熊原干脆拎起手铐打算硬上,弄得薛天只能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无恶意。曾日华也摘下了耳机盯着他,穆剑云和梁音倒是很冷静,坐在原位看着男同胞们手忙脚乱。

 

这样的场景让罗飞有点欣慰,还好不出警不能配枪,要不薛天早就被打成蜂窝煤了。

 

“别闹!”罗飞摁住了熊原的肩膀,示意他放下手铐。

 

“飞哥,你……”

“都坐下,咱们开个会。”

 

 

 

被强行开会的大家面对薛天依然拿出了“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的态度,特别是罗飞搬来把椅子叫薛天坐在他旁边之后。

 

“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丁局指派给专……重案组的新成员,薛天。”

“不会吧飞哥!”

“薛天……不是darker的人吗……”

“个板马,飞哥,这是怎么回事?”

 

“薛天一直潜伏在darker身边为警方提供情报,现在归队了,就调来咱们重案组工作。”

 

“大叔,他是你基友我懂,可这也太草率了吧。”

“是啊飞哥,善恶莫辨……他是不是真的薛天都不知道……咱就把他留在身边?”

 

罗飞转头看着薛天,对方也没想为自己辩解什么。

 

一直没有插话的穆剑云等大家一轮惊叹轰炸安静之后,盯着薛天缓慢地说:“我倒觉得,他如果真的是敌人,也不会傻到以这种方式来接近我们。而且既然是丁局的安排,罗飞也没有提出异议,应该不是那么草率。当然,也不排除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大隐隐于市。薛天,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还是穆老师分析得透彻,不愧是心理学专家。”薛天这种近似恭维的话倒是说得十分自然,罗飞侧目瞥了他一眼,他接着说:“我知道大家现在信不过我,也是,换我我也不信。”

 

“可无论我是好是坏,我应该是对你们专案组最知根知底的几个人之一了。你们是任我满处乱跑成为一个定时炸弹,还是把我留在这里继续观察。”他环视一遍了桌边的几个人,“你们可以自己定夺。”

 

这么坦白的话一出口,大家都犹豫了。


虽然这样的假设让薛天的嫌疑更大。但显然无论哪种方式,都会是一把双刃剑。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人如果真的曾经为darker提供支持,那么即使他不在这里,想要插手他们的工作也易如反掌,一时间没人说话。

 

罗飞轻咳两声打破僵局,显然他从开始就做好了决断:“好了,让他留在组里已经是定数了,有丁局担保,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他看到面露迟疑的曾日华,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有什么话破了案再说。曾日华,把这次的案件概况和进程汇报一下。”

 

几个人看到罗飞的态度也不好再纠结下去,生生把话憋回了肚子里。他们对薛天基本出于一种习惯性的戒备,专案组当然相信罗飞的判断,只是经历过韩灏的事件,接受一个如此特殊的“新人”绝非易事。

 

曾日华还是有点别扭,但他还是拿起了pad划了几下,几张照片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死者张福南,男,32岁,长河村人。某天晚上出门喝酒,就此失踪,他老婆一天之后报了警。三天后,下游的旅游区水中发现了一具男尸,根据指认,就是张福南。”

 

梁音把手边的尸检报告扔到了桌子中央:“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溺死。胃里也检测到了酒精,这点跟调查相符。”

 

“当地警方初步判断是酒后不慎掉入水中身亡,但是……”

曾日华摆弄了一下平板,屏幕上显示出了死者的颈部。

 

“但是在死者的脖子上缠着几圈麻绳,并且有缢痕。梁音说缢痕是人死之后造成的,所以绳子可能是在顺流而下的水流中意外缠上的,案情基本是这样。”

 

薛天听到这儿,悄声问旁边的罗飞:“这案子不就结了吗,还有什么可查的?”

 

罗飞努了努嘴:“接着听,尹剑。”

 

被点到名的尹剑推了推眼镜,接过了话头:“按理说这案子到这里就可以了,但是死者的妻子始终不相信调查结果,申请重新调查。因为她说自己老公不是喝醉之后会失去理智的那种人,而且一起喝酒的几个村民表示他离开时意识依然清醒,酒量很好。而且颈部的绳子也是疑点。”

 

“就这样?”

 

“当然不止这样,重点在于,死者的妻子是当地村长的女儿。”穆剑云敲了敲桌子,显得有点愤慨。

 

“这个案子落到了市局,最近市里在开博览会,二队负责安保忙得不可开交,所以,这个案子就落到了我们手里。”罗飞补充道。

 


薛天点了点头,翻了翻眼前的尸检报告:“能不能问一下,尸体脖子上的绳子是怎么缠绕的?”

 

梁音对活人倒是没那么大的执念:“绳子没有系扣,就是简单的绕在脖子上。而且绳子质量本身不好,这几天已经差不多被水泡散了。”

 

“所以这案子到现在连个嫌疑人都没有,只有一具尸体,从零查?”

 

“对,从现场查。”罗飞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资料,“尹剑和……薛天。你们两个跟我走,去趟长河村。”

 

几个人听到罗飞的决定都有点迟疑,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带谁去都要比薛天靠谱。

 

“飞哥,刚来就带他去现场,这也太不让人放心了!”熊原抢先说出了大家的心事。

 

“他留在这儿才让人不放心,走吧。”说完,罗飞就带着尹剑走出了办公室,薛天拍了拍熊原的肩膀也跟了出去。

 

薛天知道这并不代表罗飞信任他,恰恰相反,怀疑一个人的时候,最好的监视方法就是把他带在身边。

 

不过薛天并不很在意这些,毕竟和罗飞角色对调一下,他确实也不会这么快相信对方。何况跟着罗飞东跑西颠比把他扔在办公室里强多了。


评论(6)
热度(28)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