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杂文】她的从前

和我妈窝在被窝里聊天的时候,提起了她年轻时候的事。


在中学,她班上有个同学,姓霍,就叫她霍吧。


霍的出身非常不好,家里成分是地主,父亲又被打成了右派关进监狱。


很长一段时间里霍是被孤立的,从老师到同学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而霍有唯一的朋友,就是我妈妈,在这里就叫她梅好了。


在霍被男生欺负的时候,梅总是在保护她,玩了命地跟那群男生硬碰硬。


梅跟霍一向很好,梅从不提出身、成分这些话题。大概是因为梅不懂那些政治上的事情。


我妈年轻时候愣愣的,有一种大姐头的气质。

单纯又暴力,这是她给年轻时梅的评语。


霍非常漂亮、聪明,瘦瘦的,很有才华也很善良,说话都带着一股子书卷气。妈妈说她现在都能想起霍的相貌,非常清晰。


她坐在梅的前桌。梅的学习跟她差了好远,于是每次发下习题,霍都主动来问梅哪里不懂。


声音很温柔,细细的,一道题一道题地讲着。


“今天先研究前几道,等你回去消化一下,明天我们再一起讨论后面的。”


妈妈说这是霍的礼貌,明明是讲题,却要说“讨论”。


后来霍跟梅说,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很好的人,我一直期待那一天,无论你在做什么,我都会在身边。

可惜,现在不能了。


班干部们找梅谈了几次话,说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把霍塑造成了“不服改造的地主子女”。说梅是军属,更不该被霍蛊惑,服从组织才是她应该做的。


梅真的傻,她听了,听进去了。


那是个害人的时代,梅却不怪那个时代,她悔的是自己。


梅总是那么简单,连排斥一个人都是这么简单。她几次拽了霍的头发,欺负她,当着同学们的面让霍出丑。


她没有细说矛盾的开始和结束,我也不想问。不过那些荒唐的场景,她一定在之后的岁月里无数次回忆过。


那之后,霍趴在桌子上哭了。


霍跟梅说,我以为你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可是你会这么轻信别人的话,甚至问也不问我。


你向我问问也好啊,问问我家的情况,问问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把你当朋友,可是你都不愿相信我。


我们之间是朋友关系,并不是什么阶级关系。


然后梅也哭了,她不知道该作何回应,她后悔自己轻率幼稚的举动。


霍继续说着,声音带着啜泣却清晰。


“我可以说出原谅你的话,但你我之间已经再没信任可言。


我知道你的想法,那是现在这个社会告诉你的。


你仍然是个善良单纯的好人,可是我心里已经没有你这个朋友了。


我们以后不可能再有什么交情。


作为朋友的最后一句话——


梅,以后做事之前一定要想清楚。”


那之后,霍再也没从前座回过头。


没过多久,霍渐渐凭自己的才华征服了大多数同学,也可能是时代的痕迹终于被打磨淡薄。至少没人以从前的眼光看她了。


优秀的学习也让她有了各方面的选择权。


而她向老师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换座位。


妈妈说,之后在学校里她也会偶然遇到霍,对方总是大方地对她笑,却不说一句话。


她知道,她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霍是妈妈这辈子放不下的后悔,最后的那句话她记到今天。


她确实这么做了,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小心面对,甚至对朋友戒备起来。


她笑着对我说,你至今后悔的人和事,不过是青春使然。


可霍这样的事,该怎么办呢。


那是一生的阴霾,让两个象牙塔里的姑娘瞬间成长。


我看着她,她笑着。


我却想哭。


评论
热度(6)
  1. 鄘东人家Not Found. 转载了此文字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