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逐爱天堂x赎罪】Dark Paradise part2(Esme/Robbie)

前文请走→Part1

坚韧不拔填脑洞(๑•̀ㅂ•́)و✧

下文可能有一些比较粗俗的话语请见谅。。

但愿不会被喝蟹【【


————————————————————————————



Esme像个长舌妇一样与“朋友们”亲切地谈论着Robbie,背后或当面。

当人们几乎把Robbie当做一个谚语时,Esme终于发现关于Robbie的话题不过是大家茶余饭后的消遣,就像某军官被猎犬咬伤的腿,和后勤部老女人的风流韵事。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新鲜的见闻,是一个叫Wade的家伙带来的:

“别看他一副正人君子样儿,他可是犯了强葌罪才进的监狱。”

“真的假的?”

“隔壁排有人见过他的裁决书,据说还是猥·亵幼·女。”

“你别说,我好像还真听军官他们提过这事儿,当初没在意。”

“太他妈不公平了,竟然把咱们和强葌犯放在一起。”

“干!真是晦气。”

“每天窝在那里也不知道在写什么,说不定连在这儿都不忘了祸害姑娘。”

“哈哈哈哈,来当兵是不是在监狱里实在呆不下去啦?!”

“一个强葌犯,在监狱里都是被干的料!”

“连小孩都下得去手,这种变·态。”

“我说什么来着,越是看着正经的人越他妈猥琐。”

他们的兴致格外的高昂,言语也愈发下作。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人透露Robbie的入狱缘由。从前的谈论只是随口捏造,这种实打实的证言着实罕见。

Robbie行为举止让大多数人对他心有好奇,却没成想他的过去竟然如此肮脏。所有人脑中Robbie的形象分崩重组,从一个身份神秘的前科者变成了猥·亵女·童的犯人,这让大家有种莫名的受骗感。

这么热烈的对话当然有Esme的参与。起初他也以为那只是笑谈之一,但随着更多人站出来确认此事,又有理有据地推测一番,Esme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个令人吃惊的消息。

Esme虽然生性风流,但还自恃是个正人君子,只做你情我愿的事,对眼前这桩事由十分厌恶。他眼里属于Robbie的那片深蓝色剪影忽然变得黑暗且恶心,仿佛沾满了散发恶臭的粘稠黑色液体。

他狠狠啐了口唾沫,暗骂一句。FUCK。

 

当Robbie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营里的气氛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可怜的是,他本人对此毫不知情。虽然Robbie注意到战友们望向他的眼神不同与以往,但他还是选择无视,并安静地躲在角落里给Cecilia写信。

可活火山哪里会平静?与他朝夕相处的朋友们打定了主意要叫他出丑,还没等Robbie写完开头,那个叫Alex的小伙子就对他喊起话来,这个年轻人有着一头金色短发和耿直的性格:

“嘿!Robbie!在写什么?”

Robbie抬头对他礼貌地笑了笑:“信。”

“信?”对方立刻来了精神,“写给谁?”

还没等他回答,对面已经传来了七嘴八舌的声音:“写给哪个小婊子,是被你强葌的那个吗?!”

然后一阵哄笑。

Robbie愣了愣,却并没有太过意外,相反,他早预料到会有人知道那段令人痛苦的经历,并以此责难他。这个世界总是这样,毫无公道可言,人们总爱相信新奇虚幻的传闻,从来不问真假,只要事不关己。

他还是笑着的,摇摇头,打算低下头继续写。

他并不感到害怕,或是别的什么。他知道战友们此刻激烈的反应也源自自己的疏离。他已经得到过最深的误解和侮辱,那么现今所有事都不会比那更糟。自从被逮捕以后,他几乎再不担心任何人和任何事。

包括自己,除了Cecilia。

Alex见到Robbie那似乎毫无反应的反应,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仅没能达到目的,反而感觉他被轻视。

下午的谈话过后,战友们都觉得Robbie应是低人一等,同时也对Robbie失去了戒心。

所以此刻Alex大胆地冲上前去从Robbie手下夺过了那封信,并朗声读了起来。他年纪小,却也认识几个字。

Robbie措手不及,他明白“正直憨厚”的战友们对他身后罪行的厌恶,也知道自己敌不过众人的排挤。便不再言语,只怒目而视。


「亲爱的Cecilia,见字安。——」


“嘿,我认识的鸡也叫Cecilia。”

“Robbie,你上过她吗?硬上?”

“用你一贯的手段,给颗糖然后睡一觉?”

他们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Robbie把手心的笔攥得更紧,手背暴起了青筋。

但他还是冷静的,不卑不亢地看着对面嘲笑他的人群。其实,相比信笺被披露,他更担心日后的相处。

他深知这群“可爱的”野蛮人虽不聪明,但在暴力和正义方面有着超凡的执着,不知会因此怎样不依不饶,毕竟是麻烦事。

这其间,Alex已经读完了信上少得可怜的几行文字。

Esme一直在一旁,完全没有说话。现在他终于站了出来,像个长辈似得拍拍Alex的肩膀从他手里拿过了信。


“你。”Esme看起来很郑重地走到Robbie面前。

Robbie慢慢转过目光盯着他,Esme接着说:“你这个下作的强奸犯,装作一副高贵的样子,以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你脑子里的肮脏想法?”

他越说越激动,又向前迈了一步,以一种十分愤慨的眼神看着Robbie:“Robbie Turner,你在这里就是耻辱。你。让人感到。恶心!”

语毕,他把手上的信狠狠地攥成了一团。

Esme的义愤填膺感染了周围的战士,他们纷纷附和。

这场景反而让Robbie觉得可笑。

Esme发表完这套自认为“伟大”的演讲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铺,其他人也逐渐安静下来,各归各位,寂静与普通夜晚无异。

但无论在Esme眼里还是Robbie眼里,这个世界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评论
热度(7)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