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逐爱天堂Angelx赎罪Atonement】Dark Paradise(Esme/Robbie)

这是一个简单粗暴的crossover

故事背景是逐爱天堂里自愿参军的画家Esme,在新兵营里遇到赎罪里充军的管家儿子Robbie的故事。。总感觉这两部电影时间线可以接上的呀真的没人这么想吗www

完全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因为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来发文扫灰_(:зゝ∠)_。。


————————————正文开始—————————————


Part1.Arrogance


Esme初到奥尔德肖特时,胸中激荡着满腔热血。

他在心中描绘过一幅关于军营的油画,鸦青色的天空下,橄榄色的平原一望无际。飘着残破褐色布条的苍黑色的营房孤零零地矗立在平原上。远处的战场弥漫着死气沉沉的硝烟,暗红色的斑驳不知是战火还是血液。

大批新兵来到训练团时,漫长干燥的土路上只有卡车扬起的黄色尘埃和黑色石子。


军官训练团的场景与他心中所想相去甚远。

对一直充满活力的Esme而言,训练尚可接受。但长官的行径令他无比厌烦。无论站队或长跑,那位长官总在耳边聒噪地宣扬他英勇神武的战场表现和对这些新兵的嘲讽。

这里的伙食也糟糕得要命。Esme第一次面对那食物时,他连一口汤也没能喝下去。直到体力被训练消耗殆尽,他才终于伸出手去和那些浑身污泥的家伙们争抢食物。

幸运的是,一周过去了,Esme已经适应了糟糕的伙食、巨量的训练,甚至半夜被叫醒集合。


但最终,他还是退出了军官训练。

像一切能被预知的结果,这仿佛是注定的。那个恼人的年轻排长又一次把本该属于他自己的责任推给新兵时,Esme决心远离这个充满酸腐气味的训练团。

够了,他想。他已经见到了为谋私利对条例熟视无睹的上级,和贿赂军官的同伴,甚至在紧张战备中仍旧施展官僚主义的领导。军官训练团的日子,如同到来时的那条长路,肮脏泥泞,偏又死活望不到个尽头。

Esme要的是激情澎湃的冲锋与枪林弹雨的战斗,而不是面包熏肉和脱水蔬菜。他想他情愿当个无名小兵,在最底层仰望这场巨大的战争,冲锋陷阵,以身肉搏,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这时候,他想或许Angle说的没错,他就是带着一种嗜血的野心,和十分荒诞的英雄情结。

 

Esme来到普通训练营后人缘不错,那种略带跋扈的艺术家气质不但没让他讨嫌,反倒成了人群簇拥的中心。军营里大多是山野莽夫,最多是城里的力巴脚夫,这里让Esme有一种虚荣的满足感。广见多识的他得到了大多数人的亲睐。

除了那个叫Robbie的罪犯。

那个人永远一个人窝在一旁,从不加入战友们的业余集体活动。

 

事实上,第一次听说Robbie是来自监狱时,Esme十分震惊。因为在一群粗人壮汉里,Robbie实在年少得不像话。而他姣好的面貌和优雅的举止都与混乱的训练营格格不入。

特别是那双眼睛,Esme瞥到过Robbie的眼睛,那种蓝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颜色,仿佛能原谅一切过错,又仿佛是原罪的根源,富有希望而深不可测。这样的一个人又会犯下什么罪恶?他无从揣测。

 

Esme在训练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与战友们分享见闻,说得他们发怔,发出不自觉的感叹。

而Robbie很沉默,除了必要的交流几乎没有言语。对于Esme天花乱坠的夸口,甚至有时的故意招惹,他也从不理睬,让人怀疑他根本听不到。Esme有些不耐,这让他感受到莫须有的挫败感。

Robbie有时候会窝在角落写着什么,更勾起了Esme的好奇心。一个坐过牢的,独来独往的,且有文化基础的普通新兵。

超乎常人的好奇心与想象力促使他十分想知道Robbie的故事,像一本精美装帧的小说那样吸引人,却又鲜有契机接近他。

 

Esme给新兵们讲述伦敦的见闻,上流社会里先生太太奢靡的生活,当然,其中包括自己。当他再一次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些姑娘对自己疯狂的痴迷时,一直坐在角落擦拭头盔的Robbie冷哼一声,放下手中的物件不疾不徐地走出了帐门。

这过程没有多大声响,却足以让其他人注意到,并立刻令Esme失掉了刚才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

这件小事让Esme对Robbie产生了些许不可言明的厌恶情绪。

 

Esme也曾试图与他搭话,即使现在他几乎把自己放在了Robbie的敌对面。入伍两周后,正值公假日,军官大发慈悲地带领他们在一家酒馆小酌。

Esme借着酒力坐到Robbie身边,递给他一瓶啤酒。对方谢了一声,接过去。这让Esme很受鼓动,自顾自地说起了话:“这儿的酒真够难喝,不是吗?”

Robbie已经喝起了酒,像是对Esme会继续交谈感到有些意外,他放下酒瓶看向Esme:“还好吧。”

Esme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这张脸,是那样年轻且英俊,完美得令人发指,他瞬间莫名地心虚了起来。

“我是说……你可能不知道,诺丁山的一家酒吧,那里的生啤简直美味绝伦。”

出乎意料地,Robbie笑了笑,抬头灌了口酒,麦芽色的液体在瓶中大幅晃动,又归于平静:

“Esme先生,如果你的目的是炫耀那上层社会见闻,那大可不必了。在战争面前,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贫民或富豪,没有差别。那些享乐都是过眼云烟,不用恐惧到用这些来证明自己的不同。况且,与其怀念,不如想想未来能否回得去。”

Esme的微笑凝固下来,像被当头浇了一桶凉水。Robbie似乎很满意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变化,举起酒瓶在他面前晃了晃:“谢谢你的酒,My friend。”Robbie转身便走,留下愣住的Esme。

他回过神后,愤怒地把瓶子砸在桌上。

一向骄傲的Esme竟在此处碰了钉子,这令本该愉快的夜晚添上了一段无法抹去的尴尬。


————————————————————


Esme看得出,Robbie一直被其他人排斥。

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站队,没有谁站出来倡议大家远离Robbie Turner。反而很自然地,独一无二的人总会受到排挤,谁也不能能打破这种屏障。

酒吧事件后,Esme不再试图与Robbie对话。领头羊Esme宣誓远离Robbie,形势更是如此。有人会在闲聊中调侃起Robbie,当事人甚至不会抬头,仿佛真的没听到。随着战友们的调侃愈演愈烈,针对他神秘的身世和经历的揣测也花样百出。


可怕的是,时间久了,Esme也不受控制地加入其中。


评论
热度(10)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