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急光
很懒
超懒
非常懒

【随笔】纵然是世界辽阔,外面的精彩好多。

几个月前削尖了脑袋想出门旅游。搜好了往日本的旅游团,制定了完整的香港攻略。甚至一时脑热,克服了懒惰,冲出门去办好了护照和港澳通行证。结果计划同行的朋友不是条件不允许、就是家中有禁足,远行的计划随即不了了之。

其实我并不喜欢旅行,只是想去外面看看。

这座城市,我从出生便从没离开过。所以面对每天都在涌入这个城市的外乡人,我更羡慕他们有机会看一看故乡以外的景色。

那些陌生的、生疏的、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总有种莫名却强大的吸引力。有关不熟悉事物的一切讯息——来自电视、报纸、杂志、语言,统统充满了那种浓郁的引诱气味。香甜迷人,像格雷诺耶第一次闻到的少女气息,令人心驰神往,甚至飞蛾扑火。

我曾以为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但直到外面的光线轻轻地洒在我的世界里,仿佛炸开了一个惊雷。那才是真正的渴望,真正的精彩。

闭上眼,幻想自己走在池袋的街道上,岛国夜晚的微凉空气和车灯闪烁仿佛近在咫尺。或者仿佛置身于卡迪夫的海港边,海风潮湿咸腥,远方矗立着城堡与游乐场。还有都柏林、卢浮宫、苏伊士、布鲁克林……每个名字背后的憧憬,是自己世界中没有的。

人的本性或许如此,总在追寻未知的精彩,为此不惜牺牲手中的辽阔。

前不久,一个朋友和交往三年多的男友分手了。原因是男方劈腿,跟以前和女方针锋相对的一个姑娘好上了。朋友说,以前她一直不让男友与这位姑娘交流,同仇敌忾,拉平战线。没想到最后偏偏是最疏远的人,拉走了她最亲密的人,而且他义无反顾,对这种关系甘之如饴。

从那之后,朋友忽然静下心来,学外语、拉关系,争取到了一个新加坡交换生的名额,一去就是两年多。走的那天,我送她到机场。忙完了一切,我问她,三年的感情,真的不再抢救一下了吗。

她笑着说:“我已经不是他的风景了。”没有责备也没有埋怨,满是释然,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份笑容。

我看着她走向安检的背影,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五月天的一句歌词。

“纵然是世界辽阔,外面的精彩好多。”

不知道有没有断章取义,可这时陡然觉得这句话真他妈的对。

你的世界里有无数风景,可总比不上墙头那一枝桃花。跳起脚来也够不到,一心便想走出围墙,心甘情愿抛弃已经有的一切,奔向外面的旖旎。

梦是美的,心是野的,现实却往往是冷的。人是好奇心组成的生物,其中掺杂着勇气和贪婪。走过再远的路,也会对没到过的地方、没接触过的事物充满渴望。这种渴望一次次带我们越过城墙又偷尝禁果。可兜兜转转,怀念故乡的人和怀念初恋的人一样多,换了无数环境或恋人,才明白最初的才是奢侈品。

我从没想过在这个孤独的都市呆上一辈子,对窗外的景象充耳不闻。

但偶尔会想,是否苦苦追寻的事物一直在我们手中,只是精彩在别人的眼里。

又是否只有在绕上一大圈之后,才能悟到这个道理。

随手乱写,当是为我空荡荡的LOFTER扫灰吧。

评论
热度(1)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